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

風評:蔡英文不願意面對的真相

台北市長柯文哲引用《史記·淮陰侯列傳》,描述藍綠競相爭逐大位的「亂相」,若秦(權力者)不知其鹿(統治威望或能力),天下本該無事,直言「台灣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局面?真慘!」到底有多慘?說穿了,不過是藍綠政黨總統提名都陷入膠著或焦慮,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「高材疾足者」,能逮到秦失之鹿。

民調始終低檔盤旋,秦鹿天下共逐之


這個問題,本不必柯文哲多想,不過,蔡英文總統迄今想不通為什麼失其鹿?多一點人想,多少可以幫助她找到答案;用最簡單的三個字解答:失民心。不必細數過去三年的政策爭議,就看最新的民調數據,不論是台灣民意基金會或者美麗島電子報的民調(二者均相對與綠營友好),蔡英文的民調依然低檔盤旋,既輸藍(韓國瑜、郭台銘),也輸綠(賴清德),唯一可以讓她稍感安慰的是,根據美麗島電子報的對比式民調,她終於些微領先柯文哲,與賴清德的差距拉近,但還是拚不過韓國瑜或才宣布投入國民黨初選的郭台銘。
這個民調趨勢還能不能持續?值得觀察,然而,台北包車揆諸民進黨初選史無前例的在登記起跑後,連改兩次,三次公告,民調改成「對比式民調」(對蔡比較有利),初選時程延後到五月二十二日之後再議,「再議」的意思是不一定還有初選,事實上,自四月上旬民進黨決定延後初選迄今近半個月,與之競爭的賴清德始終處於單兵挨打狀態,既無網路聲量更無媒體能量,甚至初選活動都寥寥可數,即使如此,台灣民意基金會的「互比式民調」,她還是落後賴清德二十二個百分點。
這個數字可以說明,為什麼當她提出不要民調,一旦做民調黨就會分裂,惡評更多,因為證明她的前一句「民調蔡英文不會輸」,不是事實;最尷尬的是,當她不要初選、不要辯論、不要民調的同時,却還提點拒絕國民黨徵召,願意接受初選考慮的郭台銘缺乏民主素養,攻擊火力立刻自我削弱。這就是蔡英文最大的問題,永遠指著別人鼻子,忘記自己正做著相同或更惡劣的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